从都市“砍砖族”牵出旧砖倒卖利益链

2019-01-06 20:13

  上周有媒体报道,中央高层委托有关机构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进行楼市调研,并且征求民间研究机构意见,目的在于更真实地了解目前政策对房地产市场带来的影响,防止楼市调控对经济造成误伤,为制定下一阶段楼市调控政策作准备。后来,又有媒体说是失实报道。

从都市“砍砖族”牵出旧砖倒卖利益链

  且不论上述报道真假,之所以引人关注是因为再次引发对政策效果的追问,即,如何检验房地产调控得失成败。不客气地说,回顾持续经年、反复进行的房地产调控,恰恰因为前提性的调控目标始终未能予以明了,因之引发的激烈争议显得太过嘈杂、太过对立,太过神经质。例证即如上所述的“楼市调研”,为此担心调控半途而废者有之,担心调控殃及池鱼者有之,其中原委,无非在于两派人马着眼点大相径庭。

  就根本目的而论,通过调控保障民众居有其所并无不同意见,真正存在争议的是,究竟应该通过何种调控手段以实现何种调控效果,才能最终保障民众居有其所?

  解答这一命题必须走出泥足深陷的“房价迷思”:如果房地产调控继续围绕“房价”打转转,纠缠在难以测度、难以控制、难以验效的房价降了多少个百分点上,其效果不仅难以测量,长期而言甚或还有南辕北辙的危险,原因在于:

  首先,房地产作为最典型的非标准化产品,其统计数据不仅很容易被操纵,很多情况下,即便“真实”数据亦未见得真实反映市场状况。譬如说,年初国家统计局公布,2009年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比上涨1.5%,对于此,民众大量质疑其与实际感受不符。同时中央决策也是明察秋毫,其后展开的 “史上最严厉”房地产调控未因统计数据的“温和”而踌躇。

  黑色利益链

  在福州,从拆迁单位,到以外地人为主的“砍砖族”,再到以本地人为主的地下经营队伍,由此形成一条旧砖倒卖的黑色利益链。

  “1万块砖要拆多少房子才能弄到?”记者递了一支烟给店老板,坐下来接着问。

  “这个要看拆迁房,以前的房子能用砖头盖的都算是好房子了,有的房子还是用木板搭的,就没多少砖。平均算下来,弄到1万块砖要拆掉10座房子。”店老板还告诉记者,今年福州市仓山区房子拆得比往年都要多,很多外来务工的都开始靠旧砖吃饭,他们每清理出一块旧砖就有4到5分钱。但最赚钱的还不是外来人,本地人把持着旧砖销售网络。

  当记者追问有关旧砖销售的情况时,店老板警觉地收住了话题。

  与刘宅相距不远处,另一拨人也从刚被推倒的房屋堆里清理出实心黏土砖,装上一辆“闽A 62739”的拖拉机。

  记者也假借买旧砖与坐在拖拉机驾驶室里的男子攀谈起来,他指了指身后大片已推倒的房屋告诉记者,这里的砖头已全部被当地的老板包了。

  操着福州口音的这名男子说,这些旧砖头要运到福州下辖的闽侯县去,每块旧砖根据缺损程度售价0 .2元到0 .3元不等,大概是新砖的一半价。最近,他几乎每天来回跑三趟车,一车能装4000多块砖,在一些乡镇供不应求。

  这名男子对记者说,他不清楚倒卖这些旧砖的老板身份,他只知道,福州市这几年要拆掉很多房子,一些拆迁公司经常以拆迁房的旧建材抵作一部分拆迁工钱“付给”雇来的农民工,更多的是,一些与拆迁指挥部有关系的当地人从拆迁公司手中低价拿到拆迁旧建材的处置权。

  他还告诉记者:“不管是抵工钱,还是卖给当地的私人老板,拆迁部门都有好处,要是这些旧建材当建筑垃圾处理,不仅花钱,也很麻烦。”

  “下乡”与“回流”

  由拆迁产生的旧建材大部分流入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地区,少部分“回流”到一些城市装修队伍,甚至新建筑工地。

  在福州周边的农村地区,近年来富裕起来的农民大规模地盖起了新房。记者日前在福清市城头镇了解到,一些农户盖新房用的就是来自城市的旧红砖。城头镇梁厝的一位梁姓村民告诉记者,他家去年新盖了三层楼的房子,盖房子时一直缺砖头,新砖一上市价格又很贵,其实,农村盖房缺砖的这种情况已经好多年了。后来,他想办法托人弄到了一批旧红砖,不仅弥补了新砖的缺口,应了急,还节省了一大笔的建房成本。

  福州市国土资源监察支队在城乡结合部强行拆除一批违法建筑时,也发现了旧建材的踪迹。一位执法人员详细地向记者介绍了有关情况:近期,他们在接近闽侯县的福湾新城附近发现一座占地500平方米的砖木结构简易房。当事人为减少房屋的建造成本,买来旧木料和旧砖瓦等“二手”建筑材料,盖好了房子准备出租给外来农民工。“真是豆腐渣工程啊,要真住进去,不知什么时候就得出人命。”这位执法人员说。

  日前,福州便民网发布了一位来自长乐市区男子的一条“求购旧红砖”信息。记者随后拨通了这名长乐男子留下的求购手机号,以卖主的身份询问旧红砖的用处。他告诉记者,他开了一家装修公司,为当地一家酒吧客户装修时,客户提出要用旧红砖装修,营造怀旧的浪漫风格。

  有关专家指出,城市拆迁所产生的旧建材流入地大多为农村,目前城乡建设部门的检测站所在农村地区覆盖率极低,对旧建材在农村的合法合理再利用监管力不从心,而拆迁旧建材的无序使用给建筑安全与节能都带来了很多负面问题。

  福建省发展新型建材领导小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保护耕地、建设节能建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务院及有关部门先后出台政策法规,在城市建设中逐步禁用实心黏土砖。“目前,以实心黏土砖为主的城市拆迁旧建材大量流入农村建筑市场,因其价格便宜受到欢迎,导致许多地方使用节能环保的新型建材比例有所下降,高能耗的新建住宅出现较大反弹。”这位负责人说。

  福建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建筑师梁章旋认为,从发展循环经济和保护生态资源角度而言,城市拆迁产生的旧建材循环利用有其合理的一面。但旧砖、旧钢筋、旧梁柱等建材再利用要受到许多性能指标的限制,这些旧建材经过多次强力作用和老化,有的缺损严重,抗震抗压等诸多性能大大衰减,如果任其流入建筑市场再利用,将会带来许多建筑安全隐患。

分享给朋友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卫浴行业深陷“无促不销

卫浴装修六注意 舒适温馨

卫生间包立管工序问题的

价格战不可避免 卫浴业创

陶瓷卫浴洁具挑选攻略

最新文章

卫浴防潮四大招 摆脱卫浴

装修卫浴如何选择浴室柜

木制卫浴防水措施

卫浴装修注重细节

卫生间装修别忽略这些小

相关搜索